热闹好呀

本来是来看文的,结果忍不住写文了。杂食琅琊榜,求重生文,穿越文,刀子等琅琊榜同人

【苏靖微首】夜

跟着水哥,能做第二个吗?

当萧景琰睁开眼睛时,廊州月色正明。他没有想到,他退位后即兴的一次微服游访,不仅让自己身陷囹圄,还见到了这个自己已经不奢求的人。
忍着浑身酸痛,萧景琰扭头对枕边人说:“小殊,放我回去一趟可好?我不想让母后担心。”
“静姨知晓,已诈死离京,不日遍到此。”
“那朝堂呢?太上皇消失可不是小事。”
“庭生亦知晓,已将太上皇的后事安排妥当。从此我二人与大梁朝堂再无半点瓜葛。”梅长苏平静的一一解答,“现在,你只是我的水牛,别想让我再放开你!”
“如此……甚好!”

全文183字。

【靖苏】光阴久别(短篇一发完)

嗯……学习如何描写动作和心里活动的……留档

芳华水恋:

我的一个脑洞,正剧向。


是刀,是刀,是刀。


依旧改编自我和 @凯特-决心瘦成一道闪电 的对戏内容。


为了不剧透这个谜一般的设定,CAST和相关解释放在最后。


准确来说不是完全的靖苏文,但是是建立在靖苏/琰殊基础之上的。


三千字多一点,一发完。






  金陵城。


  夜色渐浓,城中灯火阑珊。


  明日即是登基大典。入夜的东宫之中,萧景琰早就遣了宫人去休息,自己却仍然清醒着。偌大的东宫被清冷夜色所笼罩,没有丝毫声响,更没有人气。伏案一整天,萧景琰早已疲惫,遂披了外袍起身,稍稍舒展了下几乎僵硬的筋骨。


  如今,至尊之位就在他的眼前,可他的心中却没有多少欣喜。当年的至亲至爱,除却一直默默站在自己背后的母亲,已都成为了过去。明日之后,只有大梁的帝王,萧景琰则会消失于世间。


  夜风从未关严的窗户中悄悄滑入,将桌案上的灯火吹熄。萧景琰怔愣了片刻,走去准备点灯之时,隐约听到身后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在这般静谧之中竟显得有几分诡异。他将灯重新点亮,转过身,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那是十九岁的自己。


  萧景琰闭了眼睛,抬手揉了揉额角。


  许是因为自己心绪难平,又兼多日劳累才出现了幻觉吧?萧景琰这样想着,再度睁开眼,红衣的少年却并未消失,只是站在临窗一角,无喜无悲的看着自己。少年从阴影中缓缓走出,却在走到离萧景琰约有三四尺远之处便停下了脚步。


  “景琰,这些年来,过得怎样?”少年开口问道。


  “景琰……我……”


  过得怎样?


  这四个字让萧景琰眼中的欣慰之色一瞬间黯淡下来,变得平静无波。往前迈出的脚步也定在了原地。


  “既然你就是我,你就该知道荣宠加身,权倾天下并非我所愿。我要的仅仅是两三知己,至亲至爱皆在身边,镇守河山而已。”一丝哀痛和无奈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很快归于死寂,“你说,我过得怎样?”


  少年轻轻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是你的过去,这么多年来的风浪,是你而不是我经历的。”他向着十四年后的自己走去,伸出一只手,搭在人肩上,“辛苦了……不管怎么样,你肯定都会走下去的。”少年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再重新凝视面前人的眼眸,“就算很孤独,也一定会的,是吗?”


  萧景琰握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仿佛想要汲取哪怕一丝的,属于少年时代的温暖。他扯出一个有些惨淡意味的笑容,说道:“辛苦如何,不辛苦又如何……走到现在,每一步都非我所愿。但如果我可以继承皇长兄遗志,实现长……小殊的期望,那又有何不可,并非我一定会走下去,而是我没有退路啊……景琰。”


  而少年只是平静地笑着,似乎这几句话在他心中只是不留痕迹的滑过,连一点微小的波澜都没有激起:“生在帝王家,这本来就是没有退路的事情。这么多年来的一切我都知道……冤案昭雪,赤焰清名得以重现天下,这本是我们都愿意看到的。只是……”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他的脸上忽然笼上了一抹淡淡的酸楚,“我没有留住的人,你最终……也没有留住。我想,此刻,你很想是他站在这里吧?”


  十九岁的自己最后一句话出口,萧景琰的眼中一瞬间变化万千。悲伤、哀痛、悔恨……太多的情绪从眸中闪过,随即归于平静,然而这平静只是浮在表面,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将他的心绪展露无遗。他带着少年在桌案边坐下,看了看对方,试图让声音显得不那么飘忽:“你我本就是一人,景琰你又……何必再问呢……至于……小殊……那是你我今生今世都不可能留得住的人……让他夙愿得偿,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如果换作是你,你也不会拒绝,是吗?”话至此,他已无法再多说一个字,只能抬手掩住双眼,将自己的视线遮蔽。


  少年只是手臂撑在桌案上,托着下巴听着面前人的叙说。他目光在空中游移了片刻,落回了萧景琰的身上。


  “我怎么可能拒绝呢。”少年的指尖触到覆住双眼的手上,笑道,“想哭就哭吧,反正给我看到也没有什么关系。以后做了皇帝,想哭都不能随便哭了。不过……长这么大了,还是跟我一样啊。看来永远都改不掉了。”


  萧景琰握住少年的手,轻轻拿开,自嘲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度被手遮住的眼睛。那双眼已然红肿,还有血丝附着其上。明明泫然欲泣,但他的泪似乎已经在收到梅长苏死讯的那一天流干了。纵使眼睛酸涩得难受,却再也无法流出一滴泪。他用这双眼看着少年时的自己,轻声道:“所以……景琰……你此番前来,不是为了看我哭吧?说吧,你到底想和我说些什么,或是想问我些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林殊和……梅长苏,在你心里,有什么不一样?”少年用已从稚嫩蜕变为成熟的声音说出梅长苏之名时有些生涩。梅长苏,毕竟是自金陵一别后才有的人。十九岁的萧景琰没有见过,也不可能见过。他知道梅长苏,但对他来说这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那是三十三岁的萧景琰所牵念的人。


  两个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这个问题最好回答,也最难回答。自己究竟对林殊,对梅长苏,抱着怎样的感情?他努力理清思绪,而少年没有再说一个字,只是静待着回答。


  “小殊……”许久,萧景琰开了口,“小殊是我最明亮温暖快乐的岁月,是最美好的存在,是至亲,至爱,是至交,是我想倾尽所有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把所有灾祸都替他挡下的人……而长苏……”提起梅长苏,萧景琰的声音微微哽咽了一下,“他……是我此生挚爱,是除母妃之外最懂我的人,是我最该护着的人。可实际上……却是他把所有的阴暗和险阻都帮我挡了下来,我萧景琰什么都给不了他,所以只能把我这颗心给他……”他再一次自嘲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可长苏不要。他要我胸怀天下,要我舍了他……”


  萧景琰长叹一声。他不可能对别人说出这些话,没有人可以明白他对林殊,对梅长苏的心意。这些话,也只有对自己才能说出口。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景琰,如果说失去小殊之后,我死在了赤焰案发那年……那么……没了长苏,反倒能让我活下去……连同他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只要我还记着他,我就能活下去。”


  少年不发一言,安静听着将是帝王的萧景琰讲述。直到萧景琰收住了话语,等待回应时,他才缓缓开口说道:“他不是想要你舍了他……你将是大梁的帝王,他就算身死,魂灵也一定会守护着这片江山,那样,你不还是和他一起吗?”


  “我……怎么会不知呢……”萧景琰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可我只想与他并肩看天下,并非他只能活在我记忆里……”话语声越来越小,到最后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


  少年笑了笑,从桌案后站起身,背对着仍然坐着的萧景琰,“景琰,永远都不要忘记你刚才的回答。你会是一位好皇帝的。”说到此处,他突然回身,只属于少年萧景琰那般明亮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浮现,“虽然我不太相信我自己,毕竟我根本就没想过帝王之位,但是我相信你。活下去,没活个七八十岁,不许去见小殊。”说罢,他再度转身,向着阴影里走去。


  “你……你去哪?”萧景琰猛一回神,发现红衣少年已经走出几步,忙起身把人拉住。


  少年没有继续前行,但也没有回身。


  “我去哪?我当然是去我该去的地方。我是从你心里来的,本应该回到你心里。呵……”他的笑声在深夜的殿内传开,无比清晰,“但是你马上就是帝王了,心里应该有比过往的牵念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以后不会回来了,你也不会再见到我。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酷,林殊,梅长苏,还有这世上最了解你心性的我都不在了。”少年的话语声逐渐低落,可在下一个瞬间,又忽然轻快起来,“但是我想,从选择参与夺嫡之争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想到也许会有这一天了吧?所以景琰,你一定要做个让我,让小殊……或者说长苏都满意的帝王。这肯定没问题的,不是吗?”


  每一句话语对于萧景琰来说都好似重若千斤。他正在慢慢理解之时,恍惚间少年已甩开了他的手,径直走向来时的阴影里。他看着那个背影,没有追赶,只是长叹一声:“我答应你,会尽我所能地做一个不负天下的帝王……这也是我答应他的……萧景琰不会食言……”


  属于十九岁景琰的赤红身影消隐无踪,没有一点曾来过的痕迹。


  萧景琰抬起手,盯着还存留有年少的自己那一分温暖的掌心。自己和小殊,从两个前追后赶蹒跚学步的孩子,再到一起纵马九安山的少年……往日的嬉笑仿佛还在耳边,连带这毫无人气的东宫也暖了些许。他默默踱步到窗前,林殊的容貌化作梅长苏,两年以来自相见到别离的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低眉浅笑的他,拥裘围炉的他,互明心意的他,誓要征战沙场的他……虽然心中那一分遗憾无法消退,但多少释然了些。既然至亲至爱注定留不住,那就只好尽自己所能地不辜负他们。萧景琰的脸上现出一抹苦涩却又释然的笑容,他对着空旷寂寥的寝殿,轻声说道:“小殊,长苏……你放心,景琰必不负你。你期望的海清河晏……我会为你,为天下苍生实现的。”


  只是,你要多等等我了。




—完—




原对戏CAST


太子琰:凯特


少年琰:阿水




前情看这里我不打了


【吐槽】关于昨天神一样的匿名




关于设定


  实际上少年琰是太子琰内心的一个投影,或者说是心魔。全程都是他在和自己内心由十九岁那年就封闭了的那个自我对话。毕竟登基一事可以说是他人生一个阶段的结束,下一个阶段的开始,而在那之后属于他的天下里,旧事已远,旧人不再。所有的过去将要被封存在记忆里,只有在独自一人之时才能被重新取出。他是天下的主君,却再不会有一个人能走进他的内心。少年琰就是另一个自己,是在这世上唯一能和他这样对话的存在。在此之后,他步上当年自己绝不会想到的至尊之位,走向只有他一人的孤独帝王之路。


  文中没有很明确的提及少年琰的来历,对戏记录里面少年琰的心理活动我几乎全删掉了,只留下了动作语言和神态。但是我也说到,萧景琰不可能对别人说出这些话,只能对自己说。所以少年琰的出现其实就是他自己在对自己说,把这些话说出来之后释然了,再与过去告别。


  对戏的时候我家这只一直在闹分手……因为我大晚上的插刀……


  我自己也是飙泪对完的……不过真爽啊……完满一个脑洞……

……想学学如何发刀吗?

水哥的主页真是个宝库

芳华水恋:

肝本子阶段文就不放出了虽然我今天真的在写


我的刀一大半是走科幻里学来的……


请阅读以下几篇短篇,专业发刀




重点篇目


刘慈欣《全频带阻塞干扰》《流浪地球》《混沌蝴蝶》


拉拉《永不消失的电波》


迟卉《归者无路》


夏笳《汨罗江上》


次重点篇目


何夕《故乡的云》


刘慈欣《乡村教师》


夏笳《百鬼夜行街》《倾城一笑》


燕垒生《情尽桥》《瘟疫》


长铗《屠龙之技》




精选刀子雨短篇哦!




重点篇目都是我看哭过的……

阿水的国内短篇科幻推荐以及古风科幻小整理

转发保存

芳华水恋:

最近一直在写古风科幻,无论丕司马昭师还是靖苏都停不下来(七绝错很快就会连载再开少安勿躁w)


由于我的科幻年选都在家,而且大学之后这两年看的少,所以本推荐由1997-2012年银河奖获奖作品为基础,加上我自己的一些回忆。等我暑假到家了我会用我手上的年选集再写一个版本。


分为两部分,适合科幻入坑阅读(科幻思维方式比较典型,逻辑没那么曲里拐弯的)和一些我个人喜好但我觉得不适合入坑的文。




入坑阅读(按年份,均为银河奖作品)加*为强推


1997 王晋康《七重外壳》


1998 赵海虹《时间的彼方》


1999 星河《潮啸如枪》 刘慈欣《带上她的眼睛》 何宏伟(何夕)《异域*》 赵海虹《伊俄卡斯达》


2000 何夕《爱别离》 刘慈欣《流浪地球*》 赵海虹《异手》


2001 刘慈欣《全频带阻塞干扰(俄罗斯版)*》 李忆仁《棋谱》 王晋康《替天行道》


2002 何夕《六道众生*》  Shakespace《马姨》 燕垒生《瘟疫》 柳文扬《一日囚*》 刘慈欣《中国太阳》


2003 刘慈欣《地球大炮》 何夕《伤心者》


2004 何夕《审判日》 刘慈欣《镜子》


2005 马伯庸《寂静之城》 燕垒生《情尽桥》 何夕《天生我材*》


2006 柳文扬《废楼十三层*》 迟卉《归者无路》 罗隆翔《囚魂曲》 何夕《我是谁》


2007 罗隆翔《在他乡》 景芳《祖母家的夏天》


2008 王晋康《活着》 长铗《扶桑之伤》


2009 江波《时空追缉》 何夕《十亿年后的来客*》


2010 何夕《人生不相见》 迟卉《伪人算法》 王晋康《百年守望》


2011 罗隆翔《村庄里的高塔》 叶星曦《永别了,舰队》


2012 张冉《以太》 江波《移魂有术》




其余个人爱好,来自于我对部分年选的记忆和零散看过的一些(这么想来我大学之后没买过年选,罪过罪过,暑假回家补课)


排名不分先后,想到哪写到哪


拉拉《永不消失的电波》《多重宇宙投影》


夏笳《关妖精的瓶子》《倾城一笑》《汨罗江上》


罗隆翔《以前的黄昏》《寄生之魔》


飞氘《苍天在上》《一览众山小》《众神之战》


长铗《674号公路》《屠龙之技》《溥天之下》


何夕《假设》


小麦《镜中的罪犯》


王晋康《五月花号》


七月《像堕天使一样飞翔》《擦肩而过》


星河《酷热的橡树》


韩松《嗨,不过是电影》《宇宙墓碑》


赤色风铃《开学啦》


镇魂歌《看不见的城市》


凌晨《潜入贵阳》


杨玫《日光镇》


李兴春《橱窗里的荷兰赌徒》




下面是个人激动时间x


作为一个初中开始的大刘的磁铁www见证三体成长到如今辉煌www和大刘还有许多科幻大咖同场吃饭还有一堆亲笔签名的人www(有三体作者译者带经典台词的双现场签名版三体三部曲www2014年华语科幻星云奖现场志愿者简直爽到飞起)


大刘我要单独写在这!


不建议上来就读《三体》,真的。三体的内容太过庞大,初看容易被套进去……大刘长篇我推荐先看《球状闪电》。还有个长篇《魔鬼积木》很好看,就是……不适合晚上看。另一个《中国2185》我记得好像没有公开发表,感兴趣的可以找找。


短篇推荐


《宇宙坍缩》《地火》《乡村教师》《纤维》《梦之海》《朝闻道》《混沌蝴蝶》《吞食者》《诗云》《白垩纪往事》《太原之恋》《赡养上帝》《赡养人类》


好吧我承认我是对着大刘的科幻集们扫了一遍……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啊呜呜呜!!手上的亲笔签名书全寄回家了否则还能拍下来晒晒x




好了暂时就这样,有没有发现我上面一篇古风科幻都没有?下面还有一个古风科幻小合集专门介绍!






古风科幻小合集


由于近期致力于用同人古风科幻来挖开我的科幻创作脑洞所以单独做古风科幻小合集!


……也就是我看过并且印象深刻的……


长篇


钱莉芳《天意》(2004银河奖)《天命》


短篇


罗隆翔《异天行》(2004银河奖)


拉拉《春日泽·云梦山·仲昆》(2003银河奖)


燕垒生《天雷无妄》(2007银河奖)


夏笳《百鬼夜行街》(2010银河奖)




能想起的也就这些了_(:з」∠)_其实飞氘的《一览众山小》《苍天在上》也是古风然而那两篇的风格太独特了!!完全没法归类到下面!



求一个二手本子!

求一套《寄人间》的全套……入坑晚真错过了不少好文啊!












































































































最后感叹一下,多少人在进乐乎之前吃的是苏凰,还不腐啊~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留档

http://mingcao.lofter.com/post/1cb4130d_120d30bf

归途

为给胡老大庆生新开的坑,灵感来源于 @浅夏Surlinca 大大的不可能的番外,一篇三生三世文,最后一世是季白x郑秋冬,警察x经济犯。我就想到了袁雎这个杀人犯,警察和杀人犯互攻好像很带感的样子!
严重ooc!没看过蜗牛,去年夏天你去了哪里也是两年前看的,不记得多少了,所以人设肯定是面目全非的。应该是个中篇(如果不坑),脑子里有全文的走向,如果坑了会把我想的都写出来,肯定会有个交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你能接受,请看正文。
——————————————————
季白家的对门搬来一对兄妹。季白听说他们搬到这来是因为哥哥不舍的妹妹住校,专门在大学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方便妹妹上下学和他照顾妹妹。

早上季白出门上班的时候,对门的房东在跟哥哥交代一些房子的注意事项。对门哥哥穿着一件纯黑的卫衣,带着帽子,下搭一条深蓝色牛仔裤。房东叫他小袁,小袁身材高挑,宽肩窄腰大长腿。季白挑了挑眉,作为一个gay,纯看背影,这个家伙还是很符合他的审美的。抬手看了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赶紧下楼,上车去上班。

这一整天,季白都上班上得心不在焉,他脑子里一直闪现着对门哥哥的背影。呵!季白想,我都单了那么久了,怎么就突然变得那么饥渴?不就是一个身材比较符合我标准的邻居吗?还不知道人家是不是gay呢,下基尔想什么!

之后的两天是周末,季白没有出门,在家门口搞清楚了这对兄妹的出行时间,想以后躲开小袁的出行时间,避开与他见面。时间一长,念想大概也就淡了。
这样一来,季白就经常能碰上小袁的妹妹。那是个可爱的妹子,圆脸蛋,大眼睛,一头齐耳短发干净利索。他们经常一起下楼,自然而然的也就能拉几句家常。通过聊天,季白知道了这对兄妹的名字。妹妹叫袁宁樱,哥哥叫袁雎。看得出来,小樱很依恋他哥哥,每次聊天三句话不离他哥哥。季白知道了,从小樱八岁起,她的父母就把她丢给了袁雎。袁雎从那时开始照顾她食宿,供她上学,给她补习功课。袁雎特别聪明,看一遍小樱的课本就能吃透。要不是为了照顾小樱,袁雎就不会辍学,现在应该是清华大学的博士后了。

知道了这些事后,季白开始对袁氏兄妹照顾一些了早上出门经常给没吃早饭的小樱带一份早餐,晚上回家带夜宵也会多带两份给小樱让她带回家跟哥哥一起吃。

袁家兄妹搬来快四个月了,今年也快结束了,后天就是新年的1月1号。季白打算跟往年一样,明天晚上去公安局替有妻儿的同事值一晚上班。季白边看电视,边想着明天给小樱做什么早饭。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买块生日蛋糕当晚饭,就当陪老大过生日了

白衣送酒的同人世界——目录链接索引(持续更新)

留档哈哈哈~

子非鱼:


《谁令白衣送酒》正文已经完结,可是琰苏宝潼四口之家的幸福生活还在延续
子非鱼的《苏宅雅事》周一到周五中午,十二点半,不见不散;
黑殿下的“万万没想到”系列不间断掉落;
霏微姑娘不同寻常的脑洞时常开启,欢迎探查;
绫奶遥时而献上肥美大肉,弥补白衣之清水,时而清纯得令人难以置信!


 



 




 


-----------------------------------------------------------------------------


借机跟大家商量一下《七循》的事情, 


1. 如果把七循的设定改成景琰做皇帝,大家有意见吗?


2. 这样前面五章就需要做相应的改动,十七岁心智的梅长苏进金陵就会遇到琰帝了。


3. 你们能接受一个没事就失忆的梅皇后吗?


4. 战英小天使怎么办呐? 我们就把他当了太子妃的事情忘掉可以吗?


5. 琰琰总是忙着哄长苏,成了昏君怎么办?


——看起来好像真的准备更新《七循》的子非鱼